您所在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我是律师|黄中子:百折仍向西,五年援助苦寒边疆
发布日期:2019-07-17  来源:湖南律师网  浏览次数:52

《我是律师》第三期推荐律师黄中子推荐词

志之所趋,无远勿届,

穷山距海,不能限也。


编者按:

“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精甲,不能御也。”黄中子,我省连续五年援助西部的志愿者律师,其精神意志纵然有着改变世界的力量,但支撑钢铁意志的,是鲜活可感的人性情感。

640.webp.jpg

“你……你要不要回来一趟,爸出事了。”

2016年12月的某天,黄中子正在准备第二日的刑事法律援助案件的开庭工作。永州老家妻子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令他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妻子哽咽着说,公公因心脏病被紧急送往医院,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

一边是关于未成年人罪轻辩护的刑事开庭,身为湖南省律协刑事专委会委员的他十分清楚,刑事案件的开庭一旦错过,下次通知开庭就更麻烦了;另一边是曾坚定支持自己“西部法援梦”的父亲突发疾病,是否成为“最后一面”,还是未知数……

在黄中子被派驻西部志愿法律援助的五年里,这样进退两难、家庭责任与社会担当难两全的纠结、痛苦和无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最终,他选择留下:“我赶回家要倒四五趟车,得三天两夜,到了医院还只能在ICU病房外干着急;但我留在这,至少能为失足未成年人争取来一个或关乎他一辈子的罪轻判决。”

坚持到庭审结束后,黄中子才匆匆踏上归程。

陪伴了几日后,还是父亲劝黄中子安心法援

五年援助苦寒西部,必然有舍有得。黄中子明了,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能历百折而仍向“西”。


启程

意料之外的五年法援路           

2012年,司法部、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官网公布:在中国西部还有200多个县没有一名律师。

而在当时,仅湖南省就有执业律师七八千名。

当黄中子第一次得知“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要援助西部没有律师的县域时,一股冲动油然而生。

“我不同意你去,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妻子坚决反对黄中子报名。她的担忧和普通人家的妻子别无二致。

“咱爸虽然年纪大了,但还身体硬朗,我去一两年就回来陪你们。”渴望着担当律师社会责任的黄中子劝慰妻子道。

这不是“曲线救国”的策略,当时的黄中子自己也没料想到,这一走就是五年。

2012年4-6月,黄中子报名“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并赴京培训;

同年7月,即被派至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

黄中子连续多年获“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优秀法律援助律师”光荣称号

2013年6月,黄中子志愿前往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

2014年6月,黄中子被重新调配到新疆乌鲁木齐县。

2015年7月,黄中子又转战平均海拔近4500米的西藏那曲。

海拔4500米是概念——“提一桶水走两三百米的路,都要歇息喘气好几次。”

640.webp (1).jpg

“援助西部最困难的还不是环境艰苦,而是和寂寞作对抗”。每到夜幕低垂,一个人在宿舍,他总会思念家乡的父母、妻子、孩子。而亲人何尝不是如此。

“妈妈总说你明天回来,明天回来,你什么时候回来,别的同学都有爸爸妈妈接送,我只有爷爷奶奶接送。”黄中子走时,儿子才4岁,而回来时,儿子已经小学3年级了。

缺席儿子成长的关键时期,让父子间产生了间隙。到后来,儿子甚至已经不愿意和黄中子通电话了。

直到近几年,儿子长大些了,才能理解到父亲这五年坚持的缘由所在,并为此骄傲。


坚持

让更多人不再害怕被社会遗忘

云南维西傈僳族自治县,一个在地图上都不太容易找到的偏远区县,因为交通闭塞,经济滞后,县里没有一名律师,百姓也请不起律师。当地人对于外来律师,既质疑又渴求。

“你是谁,为什么不说本地话?”

“我是北京派来的湖南志愿者律师,为你们提供法律援助。”黄中子深谙法治温度的传递,一靠“毛遂自荐”主动触达,二靠“润物无声”坚持奉献。

在云南维西傈僳族自治县,拄着双拐的母亲带着沉默的女儿罗玲(化名)请求法律援助。女儿本准备年底结婚,但不幸在爆炸中失去左腿,后被取消婚约,生活顿失希望。

为了给女孩寻回正义与继续生活的勇气,黄中子积极调查取证,先后5次驱车到离县城80余公里,需艰难行进三个小时车程的偏僻山村。

法庭上,他补充了后期护理费、义肢安装费,提出了共计73万余元的全面赔偿请求。

法庭下,他对被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们是开矿的,拿出这笔钱是有能力的,虽然周转有点难度,但希望你们克服,钱还可以赚回,但她的腿却再也长不回了。”最终,黄中子成功敦促家属积极代为履行赔偿义务。

在布尔津县,60多岁的马英梅(化名)因不满离世丈夫单位的优待政策而经常上访。经多方协调,黄中子成功为老阿妈争取到了政策性补贴,让老阿妈得以息访息诉、安稳生活,膝下无子的老人也把黄中子当成了“亲儿子”,每周都要来办公室和他谈谈心。

在乌鲁木齐县,被欠薪的甘肃农民高朝春(化名)在天寒地冻中找到黄中子。零下二十多度中,黄中子奔波十多天,终于为他讨回了一万多元辛苦钱。

虽然再不启程,家乡就要因暴雪结冰而道路难行,但高朝春依然坚持多留一日,只为第二日亲自送上锦旗!

在高寒缺氧的西藏那曲,黄中子脸色苍白,每天都能感受到后脑勺血管的剧烈跳动。克服语言不通,可以找双语干部,但“个人力量单薄”的缺憾感,却如鲠在喉。

“当时整个那曲几十万人只有我一名律师,基层律师再能干,一年处理二三十起案件也已经满负荷。很多老百姓离那曲还有很远,但依然长途跋涉来找到我们求助。”

五年来,黄中子的付出,得到了边疆群众和各服务地地方党委政府的一致肯定。五年来,他接待法律咨询过万人,讲授法治课50余场,办理法律援助案件200件,为受援群众挽回经济损失近600万元


接力

我希望还有更多同行者                

从西南边陲到西北边疆,再转战青藏高原,黄中子的故事,是“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的缩影。他是1100余名志愿者中的突出一员。

今年7月,“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再次出发,派出116名执业律师,105名大学生志愿者、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奔赴中西部。

“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自2009年启动以来,十年坚持,成果丰硕、成绩突出、成效显著:派出了1100多人次志愿者,触达了中西部400多个县(区),开展普法宣传和法治讲座20500余场,办理法律援助案件65900余件,为受援群众挽回经济损失约为39.8亿元,使1600万余群众直接受益。

很多人心中有一个疑问:“1+1”行动吸引全国1100余名志愿者接力传承的魅力究竟在哪?

或许正如黄中子所言,当看到送别人群中,曾失去左腿的受援女孩已装上假肢,生活步上正轨,我便自觉自己律师身份下的社会价值与自我价值实现了。

泰戈尔说,“你的阳光对着我心头的冬天微笑,从来不怀疑它是春天的花朵。”法律援助志愿者传递出的法治温度,让法治成为人民的共同信仰。

因为有边疆群众的殷殷期盼:“黄律师,你一定要回来啊”;

因为有发自肺腑的铮铮誓言:“明年我还想去新疆”;

因为有家庭后方的理解支持:“好,那我回家上班和带孩子,家里的事就交给我”;

所以,黄中子最终成为了湖南省连续五年援助西部的志愿者律师。

“1+1”行动的接力棒正在全国传递,黄中子说,我希望还有更多同行者。


后记:

我们强调让榜样走下“神坛”,确因他们是我们身边有血有肉的存在。他们有得有失,有苦有泪,他们会被彷徨的眼神所触动,他们会因朴实的感谢而更加执着。黄中子,一位未曾一开始便想着伟大,却在每一次选择中都选择“伟大”的优秀西部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师,虽九死尤未悔,历百折仍向西,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湖南省律师协会版权所有,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湘ICP备150096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