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我是律师| 施新沛:感动苗疆的女律师
发布日期:2019-08-20  来源:湖南律师网  浏览次数:15

《我是律师》第七期推荐律师施新沛推荐词

荣辱不惊,淡泊明志;

心存至善,行已致远;


在湘、黔、渝三省市交界处,屹立着一座素有“一脚踏三省”之称的老县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花垣县。在这个苗族人口占比77.3%的国家级贫困县里,有一位土生土长的苗族“大状”,她心存大爱,无私无畏,为维护弱势妇女儿童权益发声整整15年,她就是施新沛。与她取得联系时,她正在赶往保靖县城为一个未成年人法律援助案件立案,电话那头的她语气轻快,言语十分简练,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三言两语真的说不完、道不尽”。——编者按

1170486629.jpg


1976年 ,施新沛出生在花垣县补抽乡高岩村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

15岁,她为家人奋起维权;21岁,她站在了基层法律服务工作的最前线。

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到执业律师,她风雨兼程,用法理和情义为弱势妇女儿童撑起了一把满是温情的“权益保护伞”。


少时维权,与法结缘

1991年春天,正在读初三的施新沛因为要开家长会的缘故,回家通知父母。途中,施新沛从偶遇的亲戚口中得知了曾与父母发生过矛盾的邻村村民带了一批人来到家中闹事、冲突中父母均被打伤的事实。

年仅15岁的施新沛打心底冒出一股勇气,跑到路边搭上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她想为父母讨回公道...

这趟维权的经历让及笄之年的施新沛暗下决心,“以后我一定要学好法律,争取成为一名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好律师”。

1997年,施新沛从吉首大学政法系毕业,进入花垣县边城法律服务所工作,以一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身份,走近了那些需要帮助维权的妇女和儿童。

2004年,施新沛接任花垣县边城法律服务所主任,又被任命为新挂牌成立的“花垣县妇女儿童法律援助工作站”的负责人。

“以前是出于一种同情心去帮她们,现在不一样了,我要让它变成我们自觉去做的一件事,而且必须做好”。


投我以感动,报之以热忱

刚接触妇女儿童维权工作不久的施新沛,就成功的帮助了一位老婆婆。“那是一起宅基地纠纷”,时至今日,她仍清晰地记得那份难忘的感动。

“那位老婆婆大老远的提着一块腊肉、一包糖果和一瓶市面上只有几块钱的白酒,倒了很多趟车从外乡来我家拜年”,一份老百姓最朴实的情意,何尝不是对施新沛工作最大的肯定。

2010年,施新沛通过司考成长为一名更加专业的执业律师,但她对妇女儿童维权工作的热情却只增不减。

学习和掌握十里八乡各个版本的苗语;进行有关“留守儿童”和“湘西州妇女维权”等社会问题的调研;做家庭律师、自费制作法律知识手册....凡能力所能及的她一个不落都做了。

施新沛的一腔热忱,确实改变了很多受援人对“法”的认知,也感动了身边的很多人。

2018年,施新沛代理了一起初中女生被5名男性轮奸的个案,受害者的父亲情绪崩溃,宣称罪犯不被判决死刑他就自己解决,“孩子在花一般的年纪遭逢此事,这是一个家庭永远的伤痛”。

在施新沛的多番努力下,受害人的父亲转变了态度;受害人获得到了一定的民事赔偿;所有犯罪嫌疑人也均被判入狱服刑。

近些年,施新沛接触了一批类似的案件,“监护人要么是否认事实、不敢维权,要么就钻进了牛角尖、带有极端情绪”。

“我只能更努力的去说服监护人相信法律、依靠法律,而我,会以一个律师的身份,尽最大努力为孩子维权”。


“我相信邪不胜正”

在帮助妇女儿童维权的过程中,施新沛获得了很多鼓励、肯定和荣誉,也承受了很多委屈和埋怨,冷眼和嘲讽,甚至自己的办公室都被人打砸过,人身安全也受到过威胁,但她从没有想过要退缩。

2015年,一桩比较棘手的离婚案件的女当事人韦女士辗转找到施新沛,想要她帮助摆脱噩梦般的婚姻。在此之前,韦女士已经找过好几位律师委托办理离婚,但都因受到了龙某的暴力威胁而宣告中断。

原来,韦女士受龙某一番哄骗与他再婚,婚后经常受到龙某的打骂、恐吓,甚至人身自由也受限。

听完韦女士的遭遇,施新沛毫不犹豫的接下了这个案子。

“在施律师刚同意代理后尚未向法院递交委托手续的第一时间内,对方就调查清楚了她的基本信息,对她进行了电话和短信的纠缠和威胁”,花垣县边城律师事务所吴冬霞律师描述着当时的情景。

在吴冬霞律师等人的鼓励下,施新沛将威胁短信的内容提交给了法院,并前往花垣县司法局反映了这一情况,“我不怕,因为我相信邪不胜正”。

最终,当事人双方解除了婚姻关系,韦女士安全的离开了当地。


“我愿意尽己所能”

这些年,施新沛先后获得“花垣县感动苗疆巾帼十杰”、及“湘西自治州首届道德模范提名奖”、“2011-2015年度全国实施妇女儿童发展纲要先进个人”.....

她对此却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荣誉不仅仅是荣誉,更是对我要做一个为民服务、排忧解难的好律师的殷切期盼”。

多年来,施新沛对弱势的妇女儿童提供的法律援助大多属于无偿,作为律师接案成了她唯一的经济来源,一辆手动挡的小轿车她更是开了十多年都不曾换。

偏远山区、村寨、社区、学校、机关,处处都留下了她为了那份学法的初心而奋斗的身影。

“一个穷山沟里走出来的律师”,施新沛这样形容自己,“我们只是比普通老百姓多了一本律师证,具备了法律这方面的专业知识”。

这个曾经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现在的执业律师,始终认为自己不过是做了一个法律人该做的事、能做的事。

“我这辈子都愿意和律师同行们一起,奔跑在服务为民的道路上,尽自己的所能来维护弱势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后 记

站在为妇幼权益发声的海岸边,施新沛感受过海浪的拍打,海风的肆虐,当初那个声泪俱下奋起维权的花季少女,如今已蜕变得内心丰盈,波澜不惊。我们期待,有下一个“施新沛”、更多的“施新沛”,用法律来帮助弱势群体,勇敢无畏。

508409113.jpg

湖南省律师协会版权所有,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  湘ICP备15009664号